古清江,瘦清江,隔河巖筑壩成畫廊

2020-01-08

打從認識了“長陽人”,便想去鄂西深山,在利川作漂流客,把常繞于心中的困惑擲于“蠻夷之域”,作一次深入細致的考察。從地圖上,我找到了齊岳山,發現了一個非常好的河流名字:清江。

思與行,往往是一對冤家。想去的地方,哪怕近在眼前,倘無緣份怕也很難駐足其間呢。清江距離宜昌,算是很近的了,可我從夢想邁向現實,費時整整10年。如今,位于長陽境內的清江隔河岸水電廠,已從“嬰兒”長成“巨人”,每年為國家創造10多億元財富了,我依舊沒能全面地認識清江。

清江古稱夷水,又名鹽水。傳說是廩君蠻巴人繁衍并向外開拓之發祥地。她發源于利川與四川交界之齊岳山,流經利川、恩施、宣恩、建始、巴東、長陽,延綿800余里,在枝城市所在地之陸城注入長江。

清江自遠古流來,纏纏綿綿地,裹挾些什么呀?

問新生的水電站,聞巨型發電機組翁翁作響,卻無法破譯電的語言,只覺得:那遠遠伸向葛洲壩換流站的220千伏高壓線路,傳遞著清江的歡欣。

站在隔河巖大壩之巔,遠眺寧靜的峰巒安祥地睡在“湖”里,思緒便牽引游船,急切地想要遠航。清澈亮麗的清江,倘倚在峽谷里梳妝,朝輝夕陽里,會是何種形象?哦,早在10萬年前,人類的遠古祖先“長陽人”便與清江為伴,做著為清江梳妝打扮的夢吧?

問發黃的史書,歷史老人關于清江的故事平淡無奇:在長江三峽尚未通航以前,清江因其水勢浩大,乃是西通巴蜀的重要水上通道。逮至后魏,清江水量較小,致“沙渠(恩施)水流淺狹,裁得通船”;至唐,則“建始之北,遂成斷港”。

清江怎地由豐盈變得弱瘦了呢?

前些年,我曾到過被譽為“中武當”的天柱山,大汗淋漓地爬上山頂時,滿眼盡是苦澀:山巔的道觀名存實亡,連石頭磚墻和無頭菩薩也是東倒西歪,倒是遠近鄉民經常朝圣拜祭厚達尺許的香灰依然留存,令我感慨不已;俯視“中武當”四周,看行云流水、遠山近嶺,內心頓生蒼涼;時令已是秋季,鄉民們在山坡上、溝壑里撥弄著紅苕、玉米,收獲著一片辛酸。“中武當”屬長陽之境,是歷史上清江流域下游的繁華之域啊,難道“長陽人”的子孫智慧褪化了?莫非是清江腹地的山民滿懷愁苦,用淚水把清江洗瘦了,用歌聲把富裕的日子趕跑了?

不!能歌善舞、勤勞勇敢的“長陽人”并不甘愿守窮。武落鐘離山的巖洞旁,曾徘徊著獨木舟船隊遠征的部隊,土家人的首領廩君的弓箭,曾飛行著丈量這塊神奇的土地。

只是,廩君導引的船隊遠去了,去得無影無蹤。

歲月封存著清江的記憶。歷史老人只慢悠悠地說了一句話,才八個字:軍閥混戰,匪患無窮。《長陽縣志》道:“有明末造,張、羅焚掠川峽,揚嗣昌督兵夷陵,烽煙鹿角,百里相望,而邑始大困矣”;其實,長陽之“大困”更不堪土司襲擾,崇禎十七年(1644),水泥土司唐鎮邦率士兵攻占縣城龍舟坪,把這座自隋唐以來經營長達千余年的清江名鎮摧毀殆盡:“明季煙民,戶口五萬余,崇禎十六年后,迭遭兵火,猶有萬戶,繼以土司連年擄掠而輾轉溝壑者,十去三四;罹難于鋒鏑者,十去二三;逃散于四方者,十僅存一矣”。

試想著蒼生涂炭,清江瘦弱的緣由不難理解了吧?

如今,我是在流溢著些許歡欣的清江水庫游弋,用相思和祈盼拉扯游船了。隔河巖電站在清江風景線上,已成為振興流域經濟的“杠桿”:下游的高壩洲水電站籌備工作已經開始,上游的水布埡水電站亦已列入開發計劃。在“清江三峽”漫游,除了欣賞秀清江的美妙景色,更想聽到自利川、恩施、建始漂流而下的巴人后裔的歌聲。那粗獷的歌聲將濃濃的民族情緒溶入清江、滋潤清江,清江的容顏體態,一定會變得雍容華貴,光彩照人!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189-7242-0613

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 曾道人特码信封 北京快8快乐10分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快速查询 江西快3规则 澳洲幸运5走示图 虎扑篮彩神棍区没有了 7星彩哪里领奖金 新疆35选7玩发 吉林11选5前3走势图彩经网 lmg视讯平台怎么样 吉林快3跨度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前一预测 2021香港正版码报免费 南粤36选7开奖号码历史 四川金7乐万能四码 河南快3